司润保险网

平安人寿
保险岛钻石顾问

扫一扫二维码
查看微站

首页>保险资讯>保险资管潜在受托规模5000亿 业内称看得见摸不着

保险资管潜在受托规模5000亿 业内称看得见摸不着

2020-02-23 14:13:56 分类:保险知识    

  仿佛是一种“宿命”,目前如火如荼开展的第三方资产管理业务对保险机构而言,可能只是看起来很美。

  未来委托给券商、基金的保险资产约5000亿元左右;但保险机构从它们那儿能受托多少资产来管理却无人讨论;尽管保险机构可以在交易所与银行间两个市场均衡“摆布”资产,但其实践操作方面实则步履蹒跚。

  “保险机构的投资范围远远超过券商、基金,基本没有不能涉足的投资品种;但除常规权益与债市投资品种之外,新领域的投资项目几乎是一事一报,限制太多,反而不及券商与基金灵活。”9月18日,一位中型保险资产管理公司人士说。

  保监会7月16日出台的《保险资金委托投资管理暂行办法》(简称“办法”)赋予保险资管公司第三方资产管理人的禀性,给保险、券商、基金三种投资管理人提供了一个同台竞技的平台。

  9月26日,保监会公布了符合《办法》规定的九家投资管理人名单,具体为博时基金、大成基金、华安基金、海富通基金、华泰柏瑞基金、嘉实基金(博客,微博)、诺安基金(博客,微博)、上海海通证券(600837,股吧)资产、中国国际金融。

  “慢半拍”

  尽管对保险资产而言,步入大资管时代的资管是“双向”概念:既可将资产委托给券商、基金,也可有条件地受托其他投资管理人的资产;但事实上,在资产管理的链条中,保险机构更多的是资产委托人的角色。

  8月31日,中登公司发布《关于保险资产管理公司资产管理计划开户与结算有关问题的通知》(简称《通知》),明确资管公司计划开立和使用资管账户的具体要求和相关结算安排。《通知》规定保险资管公司可以开立资管账户,为其证券投资提供支持,某种意义上,打通了保险同证券、基金之间的“脉络”,也就是说,保险资管首次被明文规定可以受托管理保险业以外的资金,并开立证券账户。但保险资管似乎没有做好准备。

  按照监管层的想法,保险资管的目标应该是成为真正的第三方资产管理公司,但这些公司中鲜见有受托保险业以外的资产的。

  中国人保一位高层人士表示,截至目前,还没有想过把资产委托给其他投资管理人;也不认为可以轻易受托管理它们的资产。“资管新政出来,对大型保险公司来说,没什么变化。”尽管保监会已公布上述9家可以受托管理保险资金的投资管理人,但并不意味着可以改变大型险企们的资管初衷。

  实际上,中小型保险公司的增量资产可能才是券商与基金的“菜”,因有的中小型险企不具备投资资格与能力。一位中型保险公司高层直言,已经有了自己的资管公司,就不会考虑把增量中的保险资产委托给券商或基金公司去管理。

  不过,据中信建投分析师缴文超测算,截至2011年的6.89万亿保险总资产中,除去已受托给保险资管的6.41万亿资产,尚余4753亿资产,即目前潜在受托资产规模约5000亿。

  新政甫出,相对基金券商的动作,保险资管们的反应其实要慢半拍。“新政刺激下,不少公募基金与券商都在合法合规地大量做通道业务,把通道卖给别人,收取通道费。”一位阳光私募投资机构合伙人张振东说。

  银河证券分析师马勇认为,随着保险资管及信托公司可开立证券账户政策的发布,中国资管将进入多方竞争的战国时代。未来,以公募基金、证券资管、保险资管、信托私募理财等为代表的资管服务金融供应商将在相对公平的政策下竞争。

  此外,新政使保险资管从仅对内服务转变到内、外双服务。据2004年《保险资产管理公司管理暂行规定》有关条款,保险资管仅可受托管理其股东保险机构投资者保险资金。按2011年保监会有关监管新规,保险资管可通过设立集合资产管理或特定客户资产管理计划的方式参与证券交易,进行投资配置。可见,新政可满足保险资产管理公司作为投资管理人参与证券交易的投资需求。

  不过,对保险资管而言,获取保险业之外的资产管理受托权或许还处于“看得见、摸不着”的阶段,无法将可能的受托管理资产具体化,保险资管可能都没有准备好。

  如何开始?

  更尴尬的是,某些险资通道打开了,投资却无从“下手”。此前被称为“全放开”的13项保险资金投资新政,令保险股一度成为最活跃、反弹最快的板块,在低迷震荡的A股中,保险股的表现一度甚至“一枝独秀”。而之所以获得市场的阶段性认可,皆因保险资金的投资新政。

  2012年6月4日,保监会明确了保险资金运用的十个创新方向,具体包括:资产配置、委托投资、债权投资、股权及不动产、基础设施债权计划、境外投资、融资融券、衍生品、创新产品和托管产品。截至目前,已经出台了前四项投资新政;《保险资金委托投资管理暂行办法》便是其中之一。

  不过,已经出来的险资投资新政中,有的项目也许还需要“打磨、推敲”,包括出台相关配套细则。

  “新政出来,可能有一些细节还没有想太明白。比如投资范围中,有担保的券商集合计划,但证券业并没有此产品,毫无现成经验可借鉴,因此,从提出到实质性操做,可能会有一个漫长的过程。”张振东说。

  作为从券商、基金业获取合法通道的阳光私募,张振东没有想到当券商、基金热衷于做通道业务时,他不可能从保险资管处“分食”险资蛋糕。相对证券业全方位的通道放开,保险业还纠结于“如何开始”的讨论。

  基于保险资金的特殊性,几乎不可能转让“通道”。上述保险资管人士说,看起来,保险资金的投资环境更为宽松,可以在交易所与银行间债市均衡投资。像活跃在债券市场的银行不能参与交易所的投资,而券商基金更侧重于交易所。“但是保险资金的投资有很多限制,对于新领域的投资,现在还是一事一批。”他说。

相关资讯